見證者|漢中天坑那些事兒(連載1-初識天坑)

發布時間:2017-10-07 來源:漢中在路上 作者:

  2017年8月的最后一天,一個下雨的日子。本以為給《袞雪雜志》的書稿交了以后,內心的那種寫作沖動會減弱很多,可能不會再提筆繼續寫。但恰恰相反,探索天坑的那些日子里,那些鮮活的人兒都一個個不安分的在我腦海不停地跳動,拍攝期間發生的很多事情總是還歷歷在目,讓我在夢境中都不能平靜。

  于是,下班后獨自一人開始敲擊鍵盤。這本書也許不會出版,也許不會有人看,也許不會完成,但我就是想寫,想把這些經歷都記錄下來。算是對自己這個人生階段的交代吧。

  說起這一段經歷,給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接觸到的每一個個性鮮明的人和一處處神奇發現。這些人給這段經歷帶來了不一樣的感受。天坑、溶洞、峽谷、溪流等等都是無聲的,沒有任何的感情,億萬年來它們就那樣存在著,被人知道,被人路過,被人踩踏,被人遺忘。如果不是一張照片,引起了地質專家張俊良的興趣,進而組織地質調查院的專家進行實地考察,那么可能直到今天我們還不知道什么叫天坑。

  而天坑的被“發現”卻緣于一張衛星照片。

  2016年4月,陜西省國土資源廳在全省組織實施地質遺跡調查,陜西省地質調查中心工作人員分赴全省各地,開展相關工作,張俊良負責的小分隊在陜南山陽縣、鎮安縣一帶進行調查。

  5月初的一天,同行通過手機向張俊良發來一張照片,稱陜南疑似有天坑。張俊良通過遙感解譯分析、無人機航拍等方式,初步判斷出10多個天坑的具體方位和大小。

  “找到它,弄清它。”眼見為實,必須實地調查。7月,張俊良和黃建軍、寧社教、李新林、李益朝等4位高級工程師,組成漢中天坑群首支探險小分隊,開始實地考察。隨著漢中天坑群項目的推進,參與項目的技術人員數量也在不斷增加,陜西省地質調查中心特別抽調了十幾名隊員充實到調查隊伍中。

  經過近4個月的初步勘查,探明漢中天坑群位于秦巴山區漢中南部秦嶺造山帶與揚子地塊結合地帶,主要分布在寧強縣禪家巖鎮、南鄭縣小南海鎮、西鄉縣駱家壩鎮、鎮巴縣三元鎮四個區域。

  一般天坑和大型天坑有48個,位于鎮巴縣的圈子崖天坑口徑為520米,達到超級天坑的標準。

  漢中天坑群達到世界級地質遺跡標準,具有較高科研價值,填補了巖溶地質研究空白。

  看到這里,是不是很感慨。沒有這些地質工作者認真負責的工作態度,天坑可能現在還在沉睡。隨著漢中天坑群這一“二十一世紀地理大發現”被報道出來后,想起之前在網上曾流傳過一段“心型”天坑視頻,非常美非常震撼,點擊率非常高,有十幾萬,還有很多媒體轉載,火爆至極。這個天坑和漢中天坑群有什么關聯呢?

  帶著疑問,我查閱了“心型天坑”視頻的發布者,原來是熟悉的人,“漢中在路上 ”總編楊帆,那么他又和這段視頻有什么關系呢?

  第一章 初識天坑

  一幫漢中戶外愛好者的初次嘗試

  2016年11月11日,“漢中在路上”總編楊帆對他的戶外死黨們說:“小伙伴們,最新消息,漢中有一個超級大天坑,咱們去看看吧!”他在微信群里發了一張天坑的衛星地圖,大家看了半天也不太明白。只有陳新說:“從地圖上看是個大坑,而且周圍還有很大的草坪。感覺這地方我去過。”楊帆的提議勾起了大家的興趣,很快他們就付諸了行動。

  他們一行9人(雨后、陳新、蒼狼、楊帆、楊哥、試金石、核桃、小石頭、南鄭女孩),兩輛商務車,向著鎮巴超級天坑出發。這些人都很有意思,都是漢中的戶外達人,是最早進行戶外活動的,平時他們就會相約去一些景色絕美,人跡罕至的地方去旅行,可以說漢中沒有他們沒去過的地方,但是楊帆說的這個地方他們可就不知道了。只有陳新一直嚷嚷:“我十幾年前就去過,那個洞沒意思,是不是就在大路邊,一個大深坑,啥也沒有。倒是鎮巴有個什么冰洞挺有意思,咱們可以去看看,當地老百姓說那個洞里都是冰,常年不化,可以當冰箱用。還有一個星月湖可以去看看,過了星月湖就是巴山的內羅城,外羅城,我去過外羅城,還在那兒露過營,有點意思,內羅城聽當地人說不敢進去,怕迷路,一般人進去都走不出來。要是楊帆說的天坑就是我看到的那個坑就一點意思都沒有。”他說出這一番話的后果,可想而知,被大家群起而攻之,好在他們關系都很好。說笑一番后繼續前行,一路上陳新還不停地叨叨,不過別人都不搭理他。每個人想象中的天坑都是不一樣的......

  再看看他們車上都裝了些什么呀?好家伙,這是要去干嘛呀,幾大盤專業繩索,感覺有好幾百米,頭盔,手電,很多鎖扣,安全衣,手套,戶外灶具,露營裝備,吃的喝的,照相機,三腳架,航拍用的飛機,單單裝備就塞了滿滿一車,看個天坑還帶那么多東西。

  一路上陳新開車走前邊,雨后開車跟后面。副駕駛的老楊和核桃用對講機報著路況,其他人則對著美景拍著照,因為之前無人去過,一切都是未知,這讓兩車人興奮極了。當天夜宿鎮巴縣城,天氣雖然有一點點冷,不過大家都興致挺高,結伴夜游鎮巴找美食。

  隨著夜色的降臨,鎮巴縣山城悄然奏響起一曲色彩斑斕的霓虹交響曲,變幻多姿的色線,多彩搖曳的燈光,裝點著茫茫夜色,鎮巴縣山城雖小但有著自己獨特的魅力,坐山擁水,山靈水秀。因為地處大巴山南麓,山水相輔,于是有了鐘靈之氣。鎮巴的夜景則正是因為她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向大家展示著她獨特的韻味和內涵。也許她的景色無法與那些繁華富庶的大城市相提并論,可是她高低起伏的地形條件,卻把空間的立體美感完美地展現了出來。燈不很密,但錯落有致,燈不很炫,但接天連地。

  大家沿河而上,一座座橫跨河兩岸的大橋上的華燈似七彩紐帶,連接著了東西兩岸;夜色已濃,萬家居民燈火亦如群星在閃爍;霓虹燈的大廣告牌輕盈而絢麗,明亮輝煌的躍動在那高樓大廈之上,伴隨著時時傳送著的音樂,顯示著山城繁榮的一面。

  也許是這夜色吸引了人們,沿河散步的人們,踱步于其中,有牽手親密的情侶,有三三兩兩的朋友結伴,有一家子的其樂融融。在這如詩如畫的夜色里,幸福洋溢在他們的臉上,大家陶醉其間,沉浸其中,享受著這斑斕而璀璨的夜色。來自漢中的這一班戶外愛好者,自然也陶醉在鎮巴著迷人的夜色了。最終,他們在一處夜市找到了可口的飯菜,飯罷,返回酒店休息。第二天早起,簡單早餐,8點他們向目的地三元鎮雙河口村進發。出城就上了盤山道路,隨后又是泥濘的土路。這都還不算什么,途中遇到修路,道路尤其難走。兩輛商務車底盤蹭的那個讓人心疼呀,實在不好走的時候就下車挖路、墊路、推車,還好那些個小插曲對他們這些在戶外跑慣了的人來說都不算什么。一個個都興致高昂的,途中遇到道路旁火紅的柿子樹,還爬樹去摘了柿子來吃,遇見漂亮的大公雞就追著拍照。藍天白云下一群歡快的人兒唱著歌一路前行,一切似乎都那么的美好。

  3個小時后陳新的車停了下來,下車一看,原來一塊塌方的巨石擋住了去路。楊帆飛了航拍前去探路,結果發現塌方路段很長,需要大型機械才能疏通,車輛無法前行了。陳新拿出GPS查了軌跡才知道原來他們距三元鎮雙河口村還有約十公里的路程,大家不禁泄了氣,好可惜!眼看著就要到了,怎么辦?這時隊伍里意見出現了分歧。陳新說:“算了吧!這么遠,就跑過去看那么大一坑,沒意思,等咱們走過去還不知道是個什么情況呢?我知道鎮巴還有幾個好玩的地方,咱們換個路線去爬個山露個營,把帶來的吃的喝的一消耗,悠悠閑閑就回家了,多舒服!”雨后和老楊還有南鄭女孩給了陳新一頓白眼,七嘴八舌就開始了:“十公里,咱們重裝也就三個小時就到了,咱們準備得這么充分,下了這么大的決心,費了這么大的力氣,一定要到天坑去看看,你不去你就看車,我們去。”陳新看拗不過大家,也就說:“簡直拿你們沒辦法,你們不聽我的,去了就等著后悔吧,楊帆給你們挖了一個超級大坑。”但是他一邊說還是一邊收拾裝備,背包,結果最后他背的最多最重。他就是這樣一個人,愛叨叨的沒辦法,但是干活不含糊。看著車里還有好多東西,陳新:“別帶那么多繩子進去,用不著,死沉八成的,那個坑也下不去,你們聽我的。”大家看了看確實拿不了,最后就只帶了100米繩子,楊哥和試金石把兩輛車停在了道路上寬敞安全的地方。

  每個人兩個包,體能好的背三個包,每個人負重大約都在50斤以上。全部裝備都背好后,小伙伴們合了一張影,各個都是前凸后翹。

  汗流浹背的三個多小時的負重徒步,他們終于來到了一片世外桃源。

  大家都驚呆了,好美的地方,簡直就像油畫一樣!

  淺鉛、厚重的云層漸淡漸散,藍天下山林間空氣異常干凈。行走在水杉間,橙黃類似于花絮一樣的葉片,掛著無數晶瑩的水珠,燦爛而又木香濃烈,這是山里一年中最美的季節。

  沿途不時偶遇羚羊和野雞, 這意外的驚喜讓他們對前面的路途更多了一份期待。除了航拍,大家手機、相機一起上,行走半小時后,他們來到了雙河村。這里的路況平整,家禽都是散養的,村里雞、鴨、鵝、羊、牛、豬隨地跑。這種原始、悠閑的生活狀態,真讓人羨慕。大家說著笑著來到了雙河口村毛支書家中。

  毛支書家中已備下特有的農家飯菜鼎罐飯(鼎罐飯:山里人家,冬天一家人在伙食房圍著火坑里的柴火或疙篼火取暖,上面安放三角用鼎鍋煮飯。也有人家將鼎鍋懸掛于灶頭出火上方,底部接近火苗。煮鼎罐飯所需的水一次性滲入攪拌,一般不瀝湯,湯快燒完時蓋上鼎罐蓋,用小火慢慢燉煮。這種用大米、玉米或紅薯、洋芋混合燒煮的飯格外香氣撲鼻,原是土家人發明的極具民族特色的美食,后逐漸被推廣)

  大家分別卸下背包,找水洗手,才發現院子里沒有水龍頭,毛家大姐趕忙拿出來一個盆和水瓢,從墻邊的水缸里盛水出來讓大家洗手,盆有點臟,水也很渾濁。大家看看水就只是把手上的灰塵洗了洗,每個人洗完倒了水后,下一個人又去水缸里盛水,毛家大姐似乎想說什么,毛支書看了看她說:“城里人,愛干凈,沒事,叫他們洗吧。趕緊去端飯吧,他們走了那么遠的路肯定餓壞了。我去給他們拿包谷酒。”

  飯桌上毛支書不停地給大家勸酒,可能是因為真的餓了,大家風卷殘云般消滅了一桌子飯菜,吃完飯后,他們迫不及待的向毛支書打聽天坑的情況,雨后問毛支書說:“我們聽說你們這有個倉埡天坑,你知道地方吧?”毛支書說:“前段時間有些搞地質的說超級天坑叫圈子崖,也在你們說的那個方向,不知道你們說的倉埡和圈子崖是不是一個天坑。我們這里坑多得很,不光只有圈子崖,還有一扔石頭就會下雨、狐仙出沒的天懸坑;洞內有好多石筍的金豬洞;洞內常年寒冰不化、老百姓當冰箱來儲存食物的凌冰洞;天旱時節洞內水往洞外流、下雨時節水往洞里流的倒龍洞;常年洞內出風的風洞;而且還有神奇的高山湖---星月湖;傳說人走進去就會迷路失蹤的神秘莫測的林羅城,至今無人敢去。還有一些都叫不上名字咯。”說到這里,陳新說:“那我以前去過的那個坑好像不是你們說的那個超級天坑,可能是天懸坑。不過其他的和我說的差不多吧,沒騙你們吧。”大家聊天的時候核桃發現毛支書家里有一個巨大的水箱,就問:“毛支書,你們家那么大個水箱干嘛用的?”毛支書說:“我們這里缺水吃,全村人吃水都要到別處去拉,我們雙河口村的年降雨量能達到1300毫米,屬于漢中的暴雨區,雨量非常充沛,但是這里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漏斗,一點水都存不住,全部都滲到地下,所以每家都有大水箱存水。”這時大家才看到毛支書家里大大小小的水缸還有好幾個,都有點后悔剛才用水洗手的時候那么浪費,那水缸里的水盡管不干凈但卻是人家做飯用的水。因為急切的想看看超級天坑什么樣,他們就請毛支書做向導,出發前往倉埡天坑(后來才知道去的是圈子崖)。

  在路上和毛支書邊走邊聊中才知道,他幾十年生長在這里,小時候就常去天坑溶洞玩,沒覺得有什么稀奇的,而且圈子崖天坑不需要繩索速降,可以沿小路走到坑底。陳新在路上就問:“我們在地圖上看到倉埡天坑下面有個大草坪,露營應該沒問題吧?”毛支書:“你們不嫌冷呀,那里是有個大草坪,晚上冷得很哦。”陳新:“我們經常在野外住,不怕冷。”

  一個半小時的負重登山后,終于如愿找到了一大片長滿野花的草坪,草坪在藍天白云的映襯下美極了。不遠處還跑著一群馬,遠山近巒疊嶂如水墨畫一般,感覺這里就像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在這里就是什么都不做,發發呆也是很美好的事情。這時毛支書指著不遠處的一片白色山脊說,那就是圈子崖天坑。它就那樣神秘地在高山之巔靜靜地矗立著。

  知道離天坑不遠了,大家放下心來,一隊人員安營扎寨,一隊人員前往一處流動的小溪打水,還有一隊人員取柴生火做飯。一個小時后開飯了,晚飯較為豐盛,有陳新的燒土雞、有從毛支書家里帶的腌菜臘肉、清炒竹筍、涼拌樹上花,還有核桃的臊子面、水果和零食。一天的勞累后覺得野外的飯菜格外得香。飯罷,大家拾柴架起了篝火,圍著篝火席地而坐。天空繁星點點,這時候,男孩子的調皮搗蛋,鬼主意就都出來了。陳新、蒼狼、雨后、楊哥輪番的講著一些神神鬼鬼的傳說,還編造了一些和天坑相關的鬼故事來嚇兩個女孩子。就這樣說著笑著聊著鬧著,直到凌晨都才進帳休息。

  半夜,一聲尖叫劃破夜空,來了不速之客。一群野馬來搶掠了營地,踢翻了地上的鍋鍋灶灶,舔干凈了大家的碗筷,并試圖進入帳篷。好在男人們及時沖出帳篷趕走了野馬,這時候才聽陳新說,動物都比較喜歡食鹽,離很遠都能聞到食鹽的味道,難怪這些調皮的馬兒會來偷襲營地了。一個晚上這群野馬就一直在營地附近轉悠,不時踢翻鍋灶,碰到帳篷。一個晚上大家都在馬兒粗重的鼻息中度過,這種經歷也是沒誰了。

  11月13日,清晨,歡快的鳥兒鳴叫著,一層薄霧籠罩了整個草坪,遠山近樹,如夢似幻飄渺在仙境里,美極了。再看看營地,就像被土匪打劫了一樣,野馬把營地搞得亂七八糟,到處拉的粑粑,還踩扁了蒼狼的鍋,大家起床后互相打趣著開始收拾東西,洗鍋洗碗做早飯。在這里提醒一下朋友們以后出去露營一定把鍋碗收進帳篷哦!

  早餐后他們出發了,在經過露營的大草坪時發現,這里密布著大大小小的漏斗形的坑,還有類似河流沖刷后留下的河道,大家猜測這里以前應該是有河流通過的,只是后來都滲到地下了。至于什么原因就不知道了,這會不會和天坑的形成有關系呢?繼續前行,走了約一個小時的山路,拔高大概600米,穿過一片竹林,來到了圈子崖天坑。站在坑口感覺天坑口徑很大,非常震撼,手機和相機拍照怎么都拍不到天坑全貌,不識天坑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坑中呀!

  這個天坑和大家從網上看到的都不一樣,也完全不是想象中的模樣:它一邊很高感覺有500米,而站的這邊不高有300米左右,坑底植被非常茂密,一眼看不到底,站在坑口感覺風很大,有點害怕。于是大家從圈子崖天坑口的最低處沿小路一直走到了天坑底部,沿途發現了一塊樹化石和一些從沒見過的植物。這里的樹上都掛滿了松蘿,有一點點阿凡達外星球的感覺,坑底只有很小的一片平地,其余的地方都是很茂密的植被。下到坑底后楊帆在這里放飛了飛機,大家才得以看到天坑的全貌,很是壯觀,就像是一個巨人的腳印一般。

  大家根據自己所了解的一些地質知識在坑底找尋,一般來說,天坑底下都會有地下河或者溶洞,不過很可惜,沒有發現。但是有意思的是,天坑底部似乎是中空的,這幫調皮搗蛋的小伙子們集體跳躍感受了一下,震動感很明顯。大家開著玩笑說,別跳出一個大坑出來。

  當時真的很好奇:原來這就是天坑啊!不知道它是怎么形成的?這個天坑的底部能站人的地方不大,大概有幾個平方,其他的地方都是茂密的樹林,所以很快就看完了,在楊帆航拍拍完后他們返回了,拔營出山。

  后來他們回去查閱資料才得知,在許多熔巖地質學家眼中,天坑是世界上最壯觀的喀斯特地貌。這種突然出現在地球表面的巨大凹陷,深度、寬度高達數十米甚至數百米,四周崖壁陡峭,有時會因一側懸崖上覆蓋著坍塌下來的堆積物而坡度略緩,讓人們得以小心地行走其上,直達坑底。圈子崖天坑就是這種情況。

  下午時分隊伍回到鄉間大路,在返回毛支書家中時,途經倒龍洞。大家意猶未盡,扔下背包,一股腦兒全鉆了進去,里面有水流的痕跡,試金石和小石頭還攀爬了其中一個向上延伸流水的支洞,感覺他們爬了有20多米就停下返回了,試金石下來后說:“這個洞應該是通到山頂去了,一路都有水流,水里夾雜著新鮮的樹枝、樹葉,但是遇到了一處很高的斷崖,沒帶繩子上不去了,小石頭把褲襠都扯爛了,下次再來一定帶上裝備再看看。”大家一路討論著出了倒龍洞。

  出洞以后好玩的事情發生了,幾頭牛圍著大家的背包好像在啃,他們飛快的跑過去,核桃的背包上全是牛的口水,試金石的手套在一頭牛的嘴里被咀嚼著,南鄭女孩的登山杖被牛直接踩斷了。看著大家,這些牛兒一臉懵懂,遠處吃草的豬也都抬起頭看著大家,似乎要發生什么。試金石說:“這些個壞蛋牛,廢了我一雙好手套。”人和動物是沒法理論的,大家只好背起包走到了大路上。

  中午在毛支書家吃完飯,他們向著天懸天坑進發。

  第一次看到天懸坑,讓他們有種老虎吃天、無處下爪的感覺。坑很大很深很圓,看著都會感覺頭暈。這時陳新說:“這就是我給你們說的坑,據說扔石頭會下雨,咱們試試。”試金石搬來一塊大石頭扔了下去,然后大家集體都看著天,似乎沒什么變化。蒼狼數了石頭到坑底的時間---9秒鐘,初步判斷坑深150米左右。

  這是個讓人吐舌頭的深度,大家來看天坑也就是滿足一下好奇心,也沒考慮下這么深坑,可惜站在坑口看不到坑底的情況,也拍不全坑的全貌,讓人覺得好遺憾。好在楊帆帶了飛機,他就找了個合適的地方開始航拍,其他人都圍著航拍器的屏幕再看,都想看看空中看天坑是什么樣子,這時候圍著天坑跑了一圈的試金石說:“我看那邊有個平臺,可以下去一點點,我掛個繩子下去看看,說不定下次來可以下到坑底去”于是試金石用繩索下降了30米到一個平臺,觀察了坑底情況后,返回坑口說:“我發現了,這個坑可以下去,下次咱們把裝備帶上,把林哥叫上再來,沒問題,把保護站建到那棵大樹上,直接一繩到底就下去了。這個坑里看起來還是有情況的。”聽到這里他們都很興奮,討論著下次再來的時間,楊帆的航拍結束后,他們離開了天懸天坑。有意思的是,就在他們剛剛離開天懸天坑后,天氣變了,開始下雨了。真得這么神奇呢?還是巧合呢?以后將會揭曉答案。

  這一次的出行,楊帆和他的小伙伴們用大量的航拍和照片記錄了那次的活動,包括圈子崖航拍、圈子崖下大草坪航拍、鎮巴雙河村航拍、天懸天坑航拍。

  就在回到漢中后,后期制作航拍天懸天坑視頻時,楊帆發現這個天坑從空中看原來是心型的,很美很美!于是把“心”型天坑的航拍視頻發布到網上,竟然得到了十幾萬的瀏覽量,以至于后來很多人認為是他們發現了天坑,其實他們只是見證者而已。

  好照片是會說話的。這張照片在后來的日子里改變了一群人,他們的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他們討論、上網、查閱、交流、翻閱相關書籍,想知道為什么鎮巴會有天坑?雙河村有那么大的降雨量為什么還會缺水?地面上的水都去了哪里?鎮巴是不是一個巨型的漏斗?天懸天坑坑底到底有什么?……這些問題讓他們癡迷,確又無從得知答案,所以越加好奇,越加興奮,每天都在談論著下一次的出發。

  人有一顆好奇的心終歸是好的,也在那一刻,他們意識到:他們才只是看到了鎮巴的兩個天坑而已,那其它地方還有天坑嗎?其它地方如果有天坑,那會是什么樣子的呢?會和鎮巴的天坑一樣嗎?

  沒有想到,就在十幾天后,一個新聞發布會關于漢中天坑群的消息在他們的微信群里炸開了鍋,無從得知的天坑消息被公布了出來,他們應該是當天最激動最興奮的一群人了。

  未完待續.......明日預告《世界奇跡&新聞發布會》

打印|關閉

  •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網站地圖
  • 聯系方式

鎮巴縣人民政府主辦鎮巴縣信息辦承辦陜ICP備13005160號

聯系電話:0916-6712056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郵編:723600

陜公網安備 61072802000109號       網站標識碼:6107280012
  • 政務微信

  • 政務微博

  • ios版

  • android版

2019年六合图库300k